www.ahysz.cn枫沙落雁

 找回密码
 30秒免费注册,鹞石周宗亲网欢迎您的到来!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www.ahysz.cn枫沙落雁 门户 查看主题

臭豆腐

发布者: China周 | 发布时间: 2016-10-20 15:32| 查看数: 427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真诚邀请您加入鹞石周宗亲网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30秒免费注册,鹞石周宗亲网欢迎您的到来!

x
 巨龙
  嘴巴淡出鸟味,便让妻子弄一盘青椒炒臭干来。
  这是一道极简单又极神奇的小吃,也是一道蕴含了深深母爱的亲情佳肴。
  读初中三年级的时候,五、六月正是紧张的备考时节,经常一点食欲也没有。一日,母亲捏着一叠有点臭味的豆干说:“念书嘴巴寡淡的吧?中午青椒炒臭干改改味口。”我说:“坏了吧?怎么有点臭?”母亲笑道:“没有坏,就这个样,现在臭,过一会儿你看吧。”母亲在灶屋忙碌,我在堂屋看书。忽然,一种又辣又臭又香的怪味道从灶屋冲来,我不由咳嗽起来,母亲喊道:“来尝尝。”灶台上,青椒炒臭干已经出锅,青椒自然青翠欲滴,臭干混合了青、蓝、黑的颜色,切成筷子粗的干丝,里面却很白,又被香油抹上了一层浅黄色。我迟疑地夹起一筷子,还未进嘴,便闻到了一丝臭味,但瞬间又有一股一时说不出名字的香气冲进喉咙与鼻孔,让人欲罢不能,我索性大嚼了起来。这是什么香味?想了一会儿,我忽有所悟,对母亲说:“就象时间放长了的臭墨汁化开,那股淡淡的松墨香气出来了。”母亲很高兴,一连声地说:“你是念书的,会打比方,讲得对。”臭豆干经过香油的炒制,外面筋道里面嫩,加上青椒的辣味包裹,很有嚼头,而又芳香爽口,令我食欲大开。母亲告诉我,眼下的时季,菜地里的辣椒刚刚打果,这几天都跑菜地,今天才摸得几棵。那时候,别说肉了,豆干也是奢侈品,也没有大棚蔬菜,母亲是何等的用心良苦,我的鼻子有点发酸了。从此,青椒炒臭干便成了我记忆中保留的经典菜目。
  豆腐和臭豆腐从何而来?据说,西汉高祖刘邦之孙淮南王刘安雅好道学,欲求长生不老之术,不惜重金广招方术之士,形成了“八公”的阵容,包括苏非、李尚、田由、雷波、伍波、晋昌、毛被、左昊等人。刘安邀八公相伴,登北山而造炉,炼仙丹以求寿。他们取山中“珍珠”、“大泉”、“马跑”三泉清冽之水磨制豆汁,又以豆汁培育丹苗,不料炼丹不成,豆汁与盐卤化合成一片芳香诱人、白白嫩嫩的东西。当地胆大农夫取而食之,竟然美味可口,于是取名“豆腐”。北山从此更名“八公山”,刘安也于无意中成为豆腐的老祖宗。而臭豆腐的传说更有点离奇了,一说朱元璋出身贫寒,年少时当过乞丐与和尚,有一回因饿得无法忍受,拾起人家丢弃的有点发臭的豆腐,不管三七二十一,以油煎之,一口塞进嘴里,那种鲜美味道刻骨铭心。后来他当了军事统帅,军队一路打到安徽,高兴之余,命令全军共吃臭豆腐以庆祝之,臭豆腐之美名从此借着皇帝的威名广为流传。一说康熙年间,由安徽来京赶考的王致和金榜落第,为在京暂谋生计,便在安徽会馆附近租赁了几间房,每天磨上几升豆子的豆腐,沿街叫卖。时值夏季,有时卖剩下的豆腐很快发霉,无法食用,但又不甘心废弃,就将这些豆腐切成小块,稍加晾晒,寻得一口小缸,用盐腌了起来。过了一段时间,打开缸盖,一股臭气扑鼻而来,取出一看,豆腐已呈青灰色,用口尝试,觉得臭味中却蕴藏着一股浓郁的香气,油煎之后,送给邻里品尝,竟然一片叫好,臭豆腐诞生了。
  炼丹不得丹而得豆腐,豆腐坏了却成就了臭豆腐,这些传说一时间颠覆了我们固有的想象。是啊,若一切皆照“种瓜得瓜、种豆得豆”的认识去坚守,倒不一定能够修成正果,但如果换一种思维,换一个角度,那些“坏”了的、“臭”了的“副产品”却有可能大放异彩,演绎出“化腐朽为神奇”的佳话来。
  严格说来,臭豆腐其实只是一道坊间的平民小吃,许多人却趋之若鹜,为何?中国历史上平民出身的开国领袖只有刘邦、朱元璋、毛泽东三位,臭豆腐竟与其中的后两位有着很深的渊源,前面说了朱元璋之与臭豆腐,毛泽东与臭豆腐呢?1958年毛泽东回到阔别32年的故园,4月,循着当年挥斥方遒、激扬文字的足迹,又来到长沙火宫殿,品尝了臭豆腐之后,轻轻放下筷子,用他浓重的“死不改悔”的湖南腔说道:“闻起来臭,吃起来香!”虽短短八个字,却道出了臭豆腐的精髓。虽短短八个字,却因为是一代伟人的“最高指示”,便化作了任何金钱都换不来的最神奇的广告,长沙火宫殿和火宫殿的臭豆腐从此蜚声中外!
  臭豆腐是一个怪家族,这个怪家族里还有一怪,就是“毛豆腐”。安徽休宁县蓝田镇的方鑫玉大姐和她制作的“毛豆腐”因为央视的《舌尖上的中国》(2)一下子火了起来,但游人到此,她们一家依旧朴素热情。方大姐说,很久以前,山区生活艰苦,人们对吃不完的豆腐舍不得丢掉,顺手切成小方块,用少许盐盐制一下,经过太阳的曝晒或者用木炭烘干后储存起来。想不到的是,山区气候比较湿润,几天后豆腐上长出了雪白的绒毛,胆大的人试吃后觉得味道挺鲜美的,取名“毛豆腐”。但时间稍长些,便会有淡淡的臭味,故当地人又称之“臭豆腐”。方大姐对毛豆腐的制作过程毫不保留,完全展示给游人,她说磨浆、点卤、凝固、出模、切块等,与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两样,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,恐怕除了当地独特的大豆、山泉水,最重要的就是切块后的发酵长毛了。切好的豆腐放在竹条上,置于阴暗潮湿的环境里,便不再需要打理什么,剩下的就完全交给时间去赋予她新的生命了。正常情况下,五六天就会长出绒绒的白毛,可不要小瞧这白毛,她可是一种极有营养价值和芳香味道的毛霉茵。但温度高了低了,时间长了短了,都会对白毛的生长有所影响。方大姐的一席话,让我忽然心中一动。切块后的豆腐到毛豆腐的神奇嬗变,人们什么也没有加,什么也没有做,就象酿酒、制酱油,就象郫县的豆瓣酱、苗族的酸鱼,从最后一道工序之后到超越平凡食材本身的终极美味,竟然都是“时间”这个神奇的魔术大师在背后的点拔与演绎——人世间最值得敬畏的乃是“时间”啊,时间能够转化与改变一切,时间也能够磨灭与超越所有!想想看,山村农妇方大姐尚能做到“剩下的事都交给时间”那般豁达淡然,而我辈却还经常为眼前的一点鸡毛蒜皮锱铢必较、睚眦必报,为当下的一些荣辱得失心存芥蒂、耿耿于怀,真是惭愧的很!
  恕我孤陋,火宫殿的臭豆腐我没有吃过。但徽州毛豆腐的记忆却是历久弥新,20年前我参加省委办公厅组织的一个培训班,闲暇之余逛起屯溪老街,忽然一股怪怪的臭味袭来,寻味而去,发现许多人站在一个小食摊前,小食摊其实就是一副挑子,这头的平底锅中正用菜籽油煎着第一次看见的长着白毛的豆腐,摊主人又撒入一些葱、姜、蒜和酱油等,一番“丝拉”作响后,臭豆腐的灵魂被激发和唤醒了,刚才的臭味竟化作了扑鼻的芳香。摊主人铲好几块煎好的豆腐用油纸一托交给顾客,顾客拿起竹签扎上一块毛豆腐再沾上红红的辣椒糊,大块朵颐起来。我也依样画瓢,煎制以后的毛豆腐外焦里嫩,辣呵呵、油润润,鲜醇爽口,芳香诱人,那种惬适与快意真的是无法为外人道也!以后的几天中,我每天必来享受一番。
  臭与香,尖锐对立,却在臭豆腐身上得到了统一与转化。臭豆腐经过油、盐、辣椒及火的烹调,香气便占了上风。细思之,臭豆腐真的是辩证法的好案例呀,中学时读“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统一体”,有些一知半解,现在看来,此话不谬也。我们不能用单色调的眼光去看待一切,我们不能陷入非此即彼的二元思维的陷阱,世间所有的人和事都并存着貌似不可调和的两面,我们要做的,就是找到那激发和唤醒“臭豆腐”灵魂的关键!
  写到这里,又想起臭豆腐的另一个传说。当年慈禧太后在秋末冬初也喜欢吃臭豆腐,还将其列为御膳小菜,但嫌其名称不雅,按其青色方正的特点,取名“青方”。但令老佛爷没有想到的是,她御赐的“青方”这一名称却并没有流传下来。其实,道理很简单,“青方”固然文雅,却找不到臭豆腐的特色了——说她是臭豆腐,你不觉得有些云遮雾罩吗?没有特色便没有生命,臭豆腐“臭”就要“臭”到极致,“臭”到极致就是“香”!
  得,就此打住——老婆打理的青椒炒臭干已经上桌了!

最新评论

本站声明:本站所有家谱等相关数据均来自互联网由网友收集整理,本站不对数据的真实及争议负责; 欢迎并感谢各位网友纠错修订, 我们将尽最大可能让网站数据更真实。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鹞石周宗亲网 ( 京ICP备15022541号-1 )

GMT+8, 2018-11-18 19:01 , Processed in 0.098483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